株洲红茶,剑指百亿产业

发布日期:2019-07-04信息来源:株洲日报

    一斤红茶能卖多少钱?6800元!

    朴素的礼盒,优质的产品,去年5月在杭州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炎陵洣溪茗峰火了一把,代表湖南红茶,成交量超过1000斤。

    小小茶叶,潜力无限。株洲红茶,就像在画布描出了轮廓12万亩茶叶种植面积,12亿元综合年产值,染成了红彤彤的颜色

    株洲红,茶祖韵。无论是被誉为大陆最好的乌龙茶的大院高山乌龙茶,还是亮相意大利斩获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骆驼奖茶祖·三湘红,抑或是在阿联酋与安化黑茶形成红与黑完美组合的炎陵红茶,株洲红茶走南闯北,已在业界声名鹊起。

    但这只是起点。根据《株洲市茶产业发展规划》,我市将重点打造炎茶攸百里茶廊,加快技术装备革新,培育引进重点龙头企业,力争2028年实现综合产值100亿元,把株洲红茶打造成湖南红茶的主力军。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红茶与株洲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茶缘:跨越千年,株洲茶潮起潮落

    茶陵是中国唯一以茶命名的行政县,炎陵自康熙年间就产贡茶,醴陵在清末民国初每年有近2万吨茶通过上海销往海外……株洲与茶,一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株洲是炎帝的陵寝之地,茶源于此,历史上株洲茶叶远近闻名,茶叶品质、产量占有重要地位。

    这在茶圣陆羽的《茶经》中有记载: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湘茶首推株洲茶陵,并称茶陵是唐代三大产茶地之一;明清时期,茶陵、炎陵的茶叶通过茶马古道经广州出口到国外。茶陵景阳山茶、六通庵茶、酃县天堂茶在历史上均享有盛名。

    新中国成立后,株洲的第一次茶园扩面发生在1964年。当时,市人民政府发出向荒山进军、由生产队为单位创建集体茶园的号召,又开发建设了一批新茶园,到1977年,全市茶叶种植面积已达到9.97万亩,成为株洲茶叶种植史上一个新的高峰。

      “挑一担茶叶,可以从广东换回一担盐。”57岁的曾湘华,住在炎陵县船形乡,从小在茶园里长大。他记得每年产茶时,父亲会把采摘好的茶叶炒成红茶,再请脚夫帮忙挑到广东去卖,往来一趟需要个把月时间。值钱的,就数茶叶和药材。他说。

    那时候的船形乡,洣水支流斜濑水两侧,能种茶树的空地都种上了,每户人家里都有传统制茶工具,新制成的红茶会被手工分拣成3个等级,最好的一等拿出来卖。别的地方交公粮,我们用茶叶代替。在曾湘华的话语里,茶与船形俨然一体。

    但潮有跌落,茶有低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茶叶突然贬值了,采一天茶还比不上卖一根木头。几乎一夜之间,村里1500亩茶树被砍伐当柴火烧。曾湘华有些惋惜地说。

    数据显示,到1995年底,全市茶园面积已下降到3.45万亩。并且,随着农村集体茶园承包到户,由于单个农户管理茶园难度大,经济效益低,很多茶园改种其它作物或任其荒芜。

    这并非个案。茶陵县虎踞镇,曾有一处外交部礼品茶供应基地,由五七干校时期外交部下放改造的干部种植,面积有一百多亩,而今只剩荒山一片。

       “没人打理,树都被草吃掉了。茶陵县农业局相关负责人李秋生透露,早几年,有外交部的退休干部还重回故地,想恢复茶园,但由于种种原因作罢。

    近些年,茶叶重新升温,市场红火一片,我市也陆陆续续发力茶产业。一大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深耕茶山,生产中高档茶,其中尤以红茶为甚。茶叶基地、加工企业、茶叶市场、品牌茶馆、茶叶休闲等,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

▲ 红茶被压制成茶饼

    曾湘华就筹集资金200多万元,在炎陵县船形乡成立了炎陵洣溪茗峰茶叶加工厂,发动周边村民种植茶叶。种茶不准毁林,不准种在田里。经历过茶潮起潮落的曾湘华,定下这两条规矩。

 

 

▲ 千年古茶树被保护起来

    茶陵县湖口镇厂江村的千年古茶树,也被重新保护起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株古茶树稳稳地扎根在陡峭的石壁上,株高约3米,枝叶繁茂,嫩绿的芽尖铺了一层又一层。

    据资料记载,这片古茶树林面积在10亩左右,最古老的一株树龄达到800年以上,号称千年古茶树,树冠半径有25米,树干直径有0.2米,其他茶树树龄最小的也有200年。

        “2008年发生冰灾时,茶树顶部枝条被冻伤,树干也只剩半截。厂江村妇女主任石玉兰告诉记者,村里为了保护好古茶树,在枝干上捆上支架,在四周砌上护栏,还设置保护标牌。

    早些年,湖南省茶叶研究所已从该古茶树群采集样本,用于茶树种质资源与品种选育创新研究。这些古茶树生长在山岩上,周边气温变化不大,空气湿度高,加上终年有细小的泉水从石缝中流出,使其生长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茶陵县茶祖印象茶业有限公司营销部部长陈奕说。

    目前,茶陵成为湖南红茶三个基地县之一,被评为湖南省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基地,炎陵县、醴陵市、渌口区等县市区红茶也有较大发展,全市已发展红茶基地近百个,种植面积达12万亩,综合产值达12亿元,涌现了茶祖·三湘红犀城野生红万阳红洣溪茗峰红茶等近10个颇有声誉的品牌产品。

    株洲红茶,已成为湖南红茶的重要组成部分,株洲成为湖南红茶的核心生产基地。

 

    茶人:挺进荒山,开垦绿色银行

    株洲红茶能否红起来,关键还靠茶人坚守。

    近年来,农业农村部出台了《关于抓住机遇做强茶产业的意见》,从2017年开始,举办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并评选茶叶区域公用品牌;省政府下发了《关于全面推进茶叶产业提质升级的意见》,将茶叶作为千亿产业进行培育,2018年着手打造湖红红茶区域公用品牌。

    一剂剂强心针,吸引着一批批怀揣梦想的茶人挺进荒山,开垦绿色银行。

    胡丫背,炎陵县船形乡同睦村一个村民小组,海拔超过800米,四面高山耸立,梯田与山融为一体,似乎与世隔绝。开车,需要四驱才爬得上。

    在这里,洣溪茗峰打造了400亩优质茶园。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阳光不那么充沛,空气和水源绝对无污染。”2013年,接班岳父曾湘华的邓光兴,相中了胡丫背。

    这里只有零星几栋房屋,村民大多搬出了山里,从山坡上铺下来的层层茶树,就好像一条绿地毯,一直延伸到山谷底部。茶园里,三五茶农弯着腰,挑出树根处的杂草。

 

▲ 邓光兴(右)给茶农传授种茶知识。

    当年,邓光兴免费赠送了140万株茶苗给当地茶农,承诺每年按采摘时间分批次保底收购。贫困户李胜良一开始只是试试,没想到20亩茶一年收入有10万元。比到县城打工强百倍。他笑着说,家里脱了贫盖了新房,推开门就像在旅游景区。

    茶三分靠种植,七分靠制作。邓光兴记得第一批茶叶采摘后,初出茅庐的他杀青不到位、控温不合理,200斤红茶成了黑茶,全给糟蹋了。后来还是靠岳父托人情,才卖出一小部分。邓光兴发现,从事茶这一行,光有热情还不够。

    他要改变父辈留下的一口锅传统制茶方式,于是引进全新的茶叶加工机器设备,跑到省茶叶研究所向专家学习请教,回来后一遍遍改进制茶工艺。连续45天,每天只睡4个小时,不停地采茶、制茶、品茶。邓光兴说,那时候整个人散发着茶香

    最难的还属跑市场。一开始,他制作的红茶反响平平,一名耒阳的茶店老板,还扬言要退货。倔强的邓光兴没有放弃,一遍遍跑茶楼、茶馆,每出一个新品种就请人品尝,用一年时间跑遍了湖南所有县级市的茶叶店。

    功夫不负有心人。洣溪茗峰最终获得认可,不仅获得了国饮杯”“中茶杯一等奖,还入选湖红标准样代表湖南红茶参加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前不久,洣溪茗峰又被选送为中国与苏丹建交60周年的国礼。

      “一年卖出的茶叶,保守估计有2万斤。邓光兴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共带动周边7个村400多户农户种植茶叶,平均每亩增收4500元左右,红茶产量在炎陵县排第一,洣溪茗峰的专柜多了,加盟店也陆续敲定。

    在茶陵县秩堂镇龙江村,刘雪文同样选择了茶叶。

       2011年清明,他前往浙江安吉旅游,被一片碧绿的茶园吸引。看到游客争相购买茶叶,我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创业的方向。刘雪文觉得,家乡的山山水水,肯定能种出好茶叶。

    那年冬天,他毅然辞职,揣着夫妻两打工攒下的几十万元资金,流转村里150亩荒地种茶树。

    因为缺乏茶园管理经验,2012年底的一场霜冻,让刘雪文茶园里30%的茶树被冻死。吃了亏的刘雪文,决定到浙江松阳的茶园学技术。白天跟老板学茶园管理,晚上跟着师傅学茶叶加工。刘雪文的真诚和勤奋打动了人,对方将经验、技术倾囊相授。

     取回真经,刘雪文立马在茶叶基地推广应用,手把手教人浇水、剪枝、培土……经过几年的努力,刘雪文的茶叶基地面积扩大到500亩,年产量达6吨,产值超过150万元。

        “种茶,光凭自己努力不够,还要带动更多的乡亲父老。刘雪文与当地村民建立了利益联结模式,辐射带动62300多人参与种茶,安排贫困户就业21人,近年来给农民发放的工资就超过100万元。

     不仅是本地人,株洲深厚的茶文化底蕴、良好的生态环境,也吸引了外地工商资本进入。

         2010年,来自福建泉州的黄成植,舍弃石材行业转行做茶,成立了茶陵县茶祖印象茶业有限公司,公司总部就在茶陵县。

        “说起湘茶,大多数人都会想起君山银针、古丈毛尖、安化黑茶等,而茶祖之乡茶陵却没有响亮的茶品牌。黄成植说,茶陵虽有悠久的茶祖文化,但是茶产业基础却很薄弱,除了洣江茶厂外茶陵几乎没有正规的茶企。

    为了专注做红茶,黄成植曾多次拜访请教湖南茶叶种植专家包小村、湖南农业大学教授刘仲华以及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并聘请全国最顶尖的策划公司来策划项目,打造了茶祖三湘红茶祖四水绿茶祖系列产品品牌, 其中茶祖三湘红填补了近代湖南红茶的空白,并荣获2015年米兰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骆驼奖,这也是目前国际上红茶评比的最高荣誉。

    茶香飘四海,迎来八方客。20181118日,第十五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暨首届茶祖文化节在茶陵召开,国际茶业委员会与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共同授予茶陵世界茶祖文化发源地称号。

    目前,我市茶叶生产经营主体80多个,其中市级以上龙头企业12个,年销售收入过百万元的30个,最大的茶叶生产企业年销售收入近亿元。

 

    茶艺:融合创新,红茶+铺开全新产业链

    因为老少皆宜、男女适用,又耐储藏,红茶在近几年的茶叶市场飞速走红,有数据显示,在目前全球茶叶市场中,红茶占比高达75%

    然而,株洲红茶普遍面临品牌分布散小弱、竞争力不强等问题。我们说武夷山红茶,不会说福建红茶。株洲茶叶协会主席贺湘平说,尽管株洲红茶近年来在国际国内评奖中屡有斩获,但整体看有品质无品牌的现状没有根本改变,产业升级不能走传统的路子。

    在醴陵市枫林镇金阳村,茶二代晏建新不再走父辈那种传统的种植经营模式,转而主攻产品融合,念起新茶经

 

▲ 晏建新去除青柑果肉。(株洲日报记者 王军 摄)

    青柑与红茶搭配,会是怎样的效果?掏空新采摘青柑的果肉,再往果壳内填充初制好的红茶,经过32道工序再存放半年后出售,这款小青柑一炮走红,一年卖出2吨,还供不应求。

        “红茶的蜜香与青柑果香完美融合,不仅有茶韵,更有药效。晏建新说,这款黄金搭档煮出来的清香,尤其受女性消费群体的青睐。

    事实上,青柑一度是金阳村消失的产业,由于果实小、口感苦涩,当地七十年代建起来的青柑园,已被砍伐殆尽。我们流转了土地规模种植青柑,现在是不缺茶缺青柑。晏建新手指向远处的山头,一株株绿苗在风中摇曳。

    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一款五彩龙珠”——以醴陵釉下五彩瓷器作为容器,以红茶为主打,配上绿茶、白茶、黑茶和黄茶,形成特色礼盒。

       “茶瓷结合,通过瓷器带动红茶销售,可以让株洲红茶像釉下五彩瓷一样走向世界。晏建新说,五彩龙珠一改以往散茶的形态,制作成一颗颗龙珠,便于携带和冲泡,每颗龙珠的重量定制在34克,这也是标准化的制定。

    在茶陵,包含谒祖圣道、茶陵茶史苑等诸多版块的茶祖文化园,于20151226日正式开园。当日,24米高的茶祖神农雕像下名流云集,游人如织。作为全国唯一一个茶主题文化园,那一日无论是茶陵还是茶陵之茶,可谓风头一时无两。

    茶祖文化园脚下的茶叶市场,如今也初具规模,共有十几家茶叶店入驻,产品涵盖绿、黑、红、黄等,全国各地品牌应有尽有。不仅是买茶叶,商务洽谈、品茶休闲也慢慢流行起来。茶祖印象总店店长沈芳说。

    目前,株洲的茶叶产业配套体系,也趋于完善。茶叶茶具专卖、茶艺培训,我们有唐羽茗茶;茶具生产,有瓷城醴陵;河东河西各有一个大型茶城。贺湘平说,据初步统计,加上茶包、茶酒等衍生产品,株洲红茶产业关联产值已过20亿元。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茶叶产业发展,多次专题研究,进行专题调研,安排专项资金培育茶叶生产加工主体,举办专题活动,编制茶叶产业发展专项规划,加大宣传力度,致力打造颇具影响的株洲红茶区域公用品牌。

    各县市也动作频频。在炎陵县,2013年起,该县对当年集中连片新扩茶叶基地20亩以上的茶园,每亩补助400元。并组织科技特派员进村入户现场培训,还启动茶叶人才培养计划,每年分批次选送茶企从业人员赴省培训。

    而茶陵县,则在2010年、2014年连续出台《关于加快茶叶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分别明确人才培养、招商等各项振兴举措。

       “要充分利用株洲丰富的茶文化资源借船出海,做好发展规划,并主动融入到湖南红茶的大战略中,重点培育一批龙头企业、建设一批基地、开拓一方市场,经过510年努力,株洲红茶有希望打造成关联产值过百亿元的产业。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陈汉林说。

责任编辑:市农业农村局